从怜

盂兰会真好看啊!!
穿这身衣服被喊了漂亮姐姐???

给自己整理的,三刷看到哪写到哪

第10章
“臣顾昀,救驾来迟了。”
第15章
“就算到了京城,也有义父护着你,不用害怕。”
第16章
“我封侯‘安定’,就是为大梁打仗的,其他的事不归我管。”
第19章
长庚再也没法自欺欺人下去,因为这回他的梦实在真实又直白……他真实又直白地在梦里亵渎过他的小义父。
第22章
“第二杯敬留在西域的弟兄们,当年我不知天高地厚地把他们带出去,没能把他们带回来……”
“第三杯,敬皇天后土,愿诸天神魔善待我袍泽魂灵。”
第25章
“将来愿为大帅亲卫,侍奉鞍前马后,为皇上开疆拓土。”
未知苦处,不信神佛。
第26章
他态度温和,但是任何东西都别想让他屈服。……除了顾昀。
第27章
世不可避。
第28章
“义父,我很想你。”
第29章
长庚闭了闭眼,心里知道不能再逾矩了,情不能自禁,四肢身体却是能自禁的。
第30章
“我一介小人物,没什么本事,手中铁勉强够立足而已,顾虑不了大事,心里只有巴掌大的一个侯府和几个人,还望大师谅解。”
“交情归交情,敢动到顾昀头上,我就一剑戳死你。”
第31章
“别碰他!”
第34章
“愿盛世太平安康,诸君长命百岁。”
第35章
“给你摸摸毛,吓不着。”
他仿佛看见自己弯下腰,亲吻顾昀的额头、眉心、鼻梁……一路徘徊到嘴唇,那嘴唇的必定不会很柔软,也不会很甜,大约还是清苦的,像他身上永远挥之不去的药味,或是带一点酒香,长庚还很想咬他一口,这想法一冒出来,他唇齿间仿佛立刻浮起了一丝微甜的血腥味,这让他整个人都战栗了起来,长庚狠狠地哆嗦了一下,蓦地回过神来,发现自己痴痴地站在顾昀椅子后,舌头被自己咬破了皮。
第36章
“我是把他宠得要上房了吗?”
第39章
“义父不在,我自己回去有什么意义?”
“本想学好了医术,将来也好照顾义父,可惜天资有限,只会些皮毛。”
长庚倏地住了嘴,黑暗中长久地盯着顾昀的侧脸,他抬起手,又收回去,反复几次,手指无所适从地在空中挣扎了不知多久,才屏住略有些颤抖的鼻息,轻轻地勾住了顾昀的腰,拂尘土似的拍了拍,低声道“义父,里面来一点,要掉下去了。”
床榻间只有尺寸大的空间,低声说话时,恍然间让人有种耳鬓厮磨的错觉,长庚险些低下头在他的鬓角亲一下——好像这样才是自然的。
第40章
“记着,临到阵前,谁不想死谁先死。”
长庚心狂跳,顾昀那一笑快要将他的魂魄也吸走了。
第42章
一转身,却看见长庚面不改色,箭尖指向始终不离顾昀周遭,谁胆大包天敢靠近,就要把谁穿成串。
“沈将军放心,义父心里有谱,我也盯着呢。”长庚说话的时候有种不显山不露水的笃定和不容置疑。
四年来,他从身到心都不敢有一天懈怠,不是为了想要建功立业,而是想尽快强大起来,有一天强大到能与乌尔骨谈笑风生……能保护一个人。
顾昀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要抓着兵权不放逞什么威风。他毕生所求,不过家国安定而已。若可战,便披甲上马,若需守,他也愿意做一个丝路上清贫的商道守卫。
听说一个将军与他护甲师之间的默契与信任是别人无法插足的,长庚心里不由自主地升起一点酸气来。
第43章
他心里一时觉得有点奇怪,长庚的眼睛好像总黏在顾昀身上似的,有什么风吹草动都能第一时间察觉到。
长庚咽了口口水,声音有点紧绷,小心翼翼地问道“义父,躺在我腿上可以吗?”
“心有天地,山大的烦恼也不过一隅,山川河海,众生万物,经常看一看别人,低下头也就能看见自己。没经手照料过重病垂死之人,还以为自己身上蹭破的油皮是重伤,没灌一口黄沙砾砾,总觉得金戈铁马只是个威风凛凛的影子,没有吃糠咽菜过,‘民生多艰’不也是无病呻吟吗?”
第45章
长庚隐晦地看了他一眼,默默给曹春花记了一笔,等他从此人嘴里攒够五十个诸如“我家侯爷”之类的花痴话,就找碴揍这货一顿。
理智地想,顾昀肯定会留,侯府至少会愿意收留他到正式成家,倘若他一直不成家,说不定就能一直厚着脸皮蹭下去,这种想法太美好,长庚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没把克制不住的傻笑带出来。

#占tag抱歉#
这1314买的不是皮肤,是姻缘❤
我老婆不玩王者的,我都还不知道孔明这新皮肤的具体消息,她就给我发了介个(发红包是因为我们系统不一样)真的真的很爱她😘当初入王者坑也是因为王者出了诸葛亮,老婆赞助我让我直接买孔明和皮肤qvq和老婆不在一个学校一年半了,但是爱她的心是不会变的♡
姻缘呢,上天安排的最大嘛❤